農藥快訊:2019年第18期
  文章:30篇
70年崢嶸歲月鑄就中國農藥制劑工業今日輝煌
作者:上海市農藥研究所有限公司 冷 陽 更新時間:2019-10-11 點擊量:574

    縱觀中國農藥制劑工業發展70年,以1983年4月(六六六、滴滴涕停產)和世紀交替為兩個節點,分別經歷了3個時期:

 

    (1)1949.10—1983年:粉劑為主的開創期;

 

    (2)1984—1999年:乳油為主的調整、發展期;

 

    (3)2000年—至今:快速發展期。

 

    本人有幸經歷了改革開放以來中國農藥制劑工業發展的全過程,在慶祝中國農藥工業發展70周年的日子里,我們首先要回顧在中國農藥制劑產業的開創期,業界的前輩們所作出的偉大歷史貢獻,更要歌頌他們引領我們幾代人走過的崢嶸歲月,正是這些崢嶸歲月,鑄就了中國農藥工業今天的輝煌。

 

    在農藥制劑工業領域,中國正在由生產大國向制造強國邁進,農藥加工迎來了創新驅動快速發展的春天。撫今追昔、百感交集,展望未來、信心倍增!謹以此文獻給70年來為中國農藥及制劑工業的開創和發展作出重大貢獻、改革開放40年來為中國農藥及制劑工業高速發展創造輝煌的前輩和同仁們,獻給中國的農藥事業!

 

1  為糧食而戰——中國農藥制劑加工首戰告捷

    70年前,中華民族的歷史翻開了嶄新的一頁,新中國誕生了!

 

    中國人民建設家園、發展經濟所面臨的是長期戰爭留下的廢墟,是饑餓、貧窮和落后。增產糧食、保障糧食的長期穩定供應既是當務之急,也是新中國的立國之本、發展之本。要完成這一歷史使命,化肥、農藥的配套發展舉足輕重。從建國起至20世紀80年代初,中國的農藥及制劑加工正是為實現這一目標而奮斗著。當我們站在歷史臺階上,回顧過去,中國人創造了一個奇跡:用全球7%的耕地解決了全球約20%人口的溫飽問題。溫飽問題的解決為今后實施黨的改革開放、振興中華的偉大戰略,奠定了基本的物質基礎。今天,我們每個農藥人都會為中國農藥工業曾經擔負并勝利完成過這一偉大歷史使命而感到自豪。

 

    20世紀50~70年代,是中國農藥工業制劑加工的開創期。舊中國留下的僅是作為衛生殺蟲劑使用的滴滴涕實驗性生產裝置和相關的粉劑。其余可作為農藥使用的僅有15種無機或礦物源產品,如硫酸銅、硫磺、氟化鈉、氟化鉀、砷酸鉛、礦物油等,還有天然除蟲菊、魚藤、雷公藤、松脂、棉油等可作為農藥用的植物源產品,用這些材料制成了粉劑、乳劑、水劑、油劑、毒餌、涂蟲膠、蚊香、種子處理劑、煙熏劑等,這就是新中國農藥制劑加工的全部家底。歷史決定了中國農藥及制劑加工起步的兩大特點:一窮二白和倉促上馬。當時的道路只有一條:自力更生、艱苦創業。

 

    隨著國家經濟建設五年計劃的啟動,滴滴涕實現了大規模產業化,緊接著六六六研制成功投產了,并一躍成為產量最大的農藥產品。1957年,中國第一個有機磷農藥對硫磷投產了。此后,敵百蟲、敵敵畏、甲拌磷、樂果等多個有機磷農藥產品相繼投產。不久,第一代的殺菌劑多菌靈、福美雙,除草劑2,4-滴、除草醚等也先后產業化。這一時期的農藥制劑加工以可溶性粉劑(SP)和可濕性粉劑(WP)為主。20世紀60年代起,伴隨著有機磷系列等新農藥產品的問世,乳油(EC)、顆粒劑(GR)和水劑(AS)等劑型開始投產。期間,由于十年動亂,農藥制劑工業的發展受到嚴重破壞。在極其困難的條件下,農藥及制劑工業仍然堅持發展,按照國家計劃生產,與農業生產相配套,保障了供給。為糧油棉增產、解決全國人民的溫飽作出了歷史貢獻。同時,也為國防建設、愛國衛生、疾病防治、林業、畜牧業等方面的需要提供了必要的農藥產品。

 

    20世紀80年代初,中國的農藥制劑工業登上了第一個臺階,具體體現在:

 

    (1)產量的大突破,全國農藥制劑總產量達150萬噸。其中粉劑產量110萬噸(占73.68%),可濕性粉劑產量14萬噸(占9.29%),乳油18萬噸(占12.15%)。

 

    (2)劑型開發大突破,以固體制劑為重點,劑型種類發展到20多個,制劑規格120余種。中國農科院、北京農業大學、沈陽化工研究院、安徽省化工研究所、上海市農藥研究所、南京林業大學、浙江省化工研究所、湖南省化工研究所等高校、研究院所和許多農藥加工企業緊密合作,以六六六、對硫磷、滴滴涕、敵百蟲、多菌靈、拌種靈等農藥的固體制劑的產業化為突破口,相繼開發了乳粉、可濕性粉劑、顆粒劑、可溶粉劑、超低容量劑、油霧劑、懸浮劑(SC)等劑型。這一時期,農藥制劑以固體制劑為主,各種固體制劑的年產量高達130萬噸以上,占全部制劑產量的85%。

(3)制劑加工裝備實現了零的突破。以雷蒙機和后期研制投產的超細機械粉碎機為龍頭的農藥粉體加工生產線,完成了這一時期累計千萬噸以上的農藥制劑加工任務,奠定了中國農藥制劑工程技術的基礎。

 

    (4)乳油制劑和農藥用乳化劑的開發投產同時起步。由于有機磷農藥的劑型大多是乳油,需要性能優秀的乳化劑和復配乳化劑。大批有機磷農藥的投產,推動了中國農藥乳油劑型和農藥用乳化劑的發展。沈陽化工研究院、上海市農藥研究所、鐘山化工廠、安徽省化工研究所等在20世紀60年代合成了多種非離子表面活性劑和作為復配乳化劑主要組分的離子型表面活性劑——烷基苯磺酸鈣,并在南京鐘山化工廠等企業投產。雖然,當時乳油的產量并不大,但這一期間的工作促進了中國20世紀80年代起的乳油大發展,為乳油成為20世紀末中國最主要的農藥劑型做了充分的準備。

 

    中國農藥制劑的開創期(1949.10—1983.3),始于六六六、滴滴涕,旺于粉體制劑,其間遭遇10年動亂,歷時30余年。盡管道路曲折,但成績斐然,為中國的農藥工業發展作出了重要的歷史貢獻。更讓我們尊敬的是做出這一重要歷史貢獻的老一代專家、領導和職工們,他們的功績將永載中國農藥發展的史冊。

 

2  以改革開放為動力——中國農藥制劑工業實現大調整、大發展

2.1  大調整推進了大發展

    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關于改革開放、加速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戰略決策,使中國的農藥制劑工業進入了大發展時期。1983年4月,國務院關于停止生產高毒農藥六六六、滴滴涕的決定,直接推動了中國農藥及劑型結構的大調整,帶動了大發展。在1983—2000年,中國的農藥制劑工業高速發展,取得了一系列舉世矚目的成績,并為21世紀的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這具體體現在以下4個方面。

 

    (1)劑型種類和制劑規格數量大幅提升,劑型結構得到重大調整

 

    伴隨著有機磷及擬除蟲菊酯類殺蟲劑、殺菌劑、除草劑和各類超高效農藥原藥的投產,為適應改革開放后的新農村多種經營的需求,制劑加工工業緊抓機遇、加速發展,劑型種類和制劑規格數量得到大幅提升。到2000年,中國登記生產的農藥劑型達到43種,比20世紀70年代翻了一番,登記的制劑規格達2,800多種,比20世紀70年代增長了20多倍。一批新劑型制劑(如懸浮劑、種衣劑、靜電噴霧劑、靜電噴粉劑、氣霧劑、微囊劑等)開始投產并獲得農藥登記。劑型結構發生了重大變化。與20世紀70年代相比,乳油的產量和制劑數占比由12.15%上升到50%以上,可濕性粉劑、粉劑等固體制劑占比由85%下降到25%左右。全國農藥制劑加工能力達150萬噸,年產量100萬噸左右。農藥制劑中的活性物含量平均達30%左右,比20世紀70年代提高了一倍多。在此期間,全國農藥企業發展到2,400多家,其中制劑企業2,000多家。

 

    (2)制劑工藝和裝備水平顯著提高

 

    可濕性粉劑工藝裝備的技術改造普遍實現了“三級跳”,即由雷蒙機升級到超細粉碎機,進一步升級到氣流粉碎機,并開始試用和推廣沸騰床粉碎系統。與粉體加工系統配套的還有各種高效混合機(包括雙螺桿型、犁刀型、無重力型等)、各種高效除塵設備、粉體輸送設備等。全套產業化水平與國外同類型企業相當。伴隨著國產助劑新品的投產和使用了部分進口助劑,乳油、懸浮劑的制劑水平得到很大提高。農藥水劑普遍推廣使用了潤濕劑等噴霧助劑,減少了農藥流失,顯著提高了藥效。

 

    (3)產品質量普遍提高,制劑標準與國際接軌

 

    中國農藥制劑長期存在的可濕性粉劑懸浮率低下(平均僅35%~40%)、乳油的乳液穩定性和懸浮劑的物理穩定性等代表制劑總體水平的指標不過關,經過這一時期的攻關已得到普遍提升。可濕性粉劑懸浮率提高到60%~80%,與國際水平相當。懸浮劑嚴重分層結塊的現象大多得到解決。可濕性粉劑、懸浮劑中的不少產品和41%草甘膦水劑已出口到國際市場。主要農藥劑型的《農藥產品標準編寫規范》都進行了修訂或編制,標準制定和檢測方法普遍與FAO標準和CIPAC檢測方法接軌。

 

    (4)包裝技改突飛猛進

 

    液劑自動包裝線和粉劑自動包裝機的普及,一改數十年手工包裝的落后局面。不少農藥包裝車間已配備空氣凈化系統和“三廢”處理裝置,勞動環境顯著改善。產品包裝面貌一新。液劑玻瓶包裝、粉劑大袋包裝的歷史一去不返。聚酯瓶、氟化瓶、各種塑料袋、鋁箔袋和鈣塑箱等新型包裝材料所組成的多規格的農藥產品包裝新系統,適應了社會主義新農村的多種需求,促進了農藥市場的繁榮。

 

2.2  科技先行、環境友好農藥新劑型的研究和產業化開發

    中國農藥制劑工業因家底一窮二白和十年動亂的破壞所導致的長期落后,使得20世紀80年代的劑型結構調整顯得多少有些被動。當時面臨農藥原藥生產的結構變化和市場的需求,除了擴大乳油的生產外,沒有其他可供選擇的新劑型。正當我們的乳油年產量增長到50萬~70萬噸的時候,經濟發達國家正在大力開發和推廣對環境安全的水基化等農藥新劑型,以改變傳統農藥劑型對環境造成的嚴重污染。中國為生產乳油每年配入產品中的甲苯、二甲苯等有機溶劑高達35萬噸,對土壤、水源、大氣、食品、生產場所、倉儲、運輸等造成的污染和危害十分嚴重。而超高效除草劑等農藥的普及,則對農藥粉類劑型產生漂移所引起的藥害和污染提出挑戰,中國農藥劑型亟待更新。

 

    為了改變中國農藥劑型發展的被動局面,國家從“六·五”到“十一·五”期間,加大了對農藥及制劑加工科技創新的投入力度。項目涵蓋制劑新品研發、新劑型研究、制劑工程化、新助劑研發推廣等。多年來,僅國家科技支撐項目(“十·五”前為國家科技攻關項目)所獲成果達300余項,有力地支持了當前的生產和長遠的發展。

 

    1992年初,化工部首次組建了“中國農藥劑型考察團”,對日本、美國、英國和印度的21家跨國公司和相關高校、院所就農藥新劑型研究、開發、工程化及生產現場進行了系統的考察,并建立了交流和合作關系,歷時近2個月。這次考察打開了中國農藥新劑型研發對外廣泛開展技術交流和合作的新局面。此后,多家跨國公司作為投資方的農藥合資、獨資企業相繼建立,農藥企業對外貿易迅速擴大,拓寬了農藥新劑型的國際科技交流和合作的渠道。為了增強對農藥新劑型開展專業化研究的力量,1994年經化工部批準在安徽省化工研究院組建化工部農藥劑型工程技術中心(后更名為安徽省國家農藥劑型工程技術中心)。1989年3月起,在化工部、對外經濟貿易合作部中國國際經濟技術交流中心的直接領導下,歷時3年,就農藥劑型的更新問題開展了廣泛的國內外調研。1992年6月,經中國政府與聯合國聯合批準,決定開展雙邊國際合作,在江蘇省南通市組建聯合國農藥劑型開發中心。并分別于1994年10月建成了國際一流的農藥新劑型實驗研究中心,1997年建成了工程化示范工廠(含年產1,000 t/a水乳劑、3,000 t/a懸浮種衣劑和500 t/a農藥新助劑N-2號生產線),后來又于2005年5月建成了第2個工程化示范工廠(含年產1,500 t/a懸浮劑、500 t/a微囊懸浮劑、500 t/a擠壓法水分散粒劑生產線)。通過聯合國項目,中方已累計派出200多人次到發達國家的相關企業和機構接受專業技術培訓和深造,聯合國方面也累計派遣了近200人次的國際專家來中國指導農藥新劑型的研究開發,使中國水基化農藥新劑型研發的技術水平得到顯著提高。

 

    此外,中國農科院、沈陽化工研究院、上海市化工研究所、江蘇省農藥研究所、浙江化工研究院、湖南省化工研究院、廣州市化工研究所、中國農業大學、南開大學、浙江工業大學等高校科研院所和許多農藥企業都紛紛調整科研資源,加大了對農藥新劑型研發的投入,建立了相應的研發機構。農藥新劑型的研究隊伍空前壯大。

 

    1990年以來,中國在環境友好的農藥新劑型研究方面已獲得了多項成果。其中在水乳劑(EW)、懸浮劑、懸乳劑、水分散粒劑(WG)、微囊懸浮劑、種衣劑和微乳劑(ME)方面尤為集中,并已開始實施成果轉化。在種衣劑領域,中國農業大學、聯合國南通農藥劑型開發中心等分別在良種包衣配方的系統研究和配方材料與種衣劑性能構效關系研究、低溫連續化超微粉碎制種衣劑工程化技術開發及水稻種衣劑開發等方面取得了許多成果,并在全國范圍內實施成果轉化和推廣,為中國種衣劑行業的開創和發展起到了重要的科技先導作用。安徽省化工研究院在懸乳劑、微乳劑方面的研究成果尤為突出。其研發的乙草胺·莠去津懸乳劑在宣化農藥廠產業化后,很快成為中國北方玉米地的主要除草劑品種,在這一成果配方思路的啟發下所開發的類似懸乳劑復配除草劑品種已發展到10多個產品。聯合國南通農藥劑型開發中心所開發的水乳劑、懸浮劑、微囊懸浮劑、水分散粒劑等新劑型成果達100多項,其中已有60多項分別在江山農化、江蘇寶靈化工股份公司及全國多家農藥企業投產,并且在懸浮劑、微囊懸浮劑和水分散粒劑中的多個制劑產品已出口國外。其他單位的研發工作也同樣成果斐然。

 

    多年來,在中國農藥工業協會和化工科技總院的組織及指導下,為推廣水基化農藥新劑型開展了大量的交流和技術培訓活動。其中,僅聯合國南通農藥劑型開發中心就舉辦了各種類型的推廣會、報告會、新劑型研發技術培訓班等,累計達200多場,受培訓的各類技術人員達1萬多人次,并就環境友好農藥新劑型的研發累計舉辦了9次國際學術交流會。

 

    20世紀80~90年代以來,在環境友好的水基化農藥新劑型這片處女地上,中國的農藥劑型科學家們帶領科技人員所從事的大量的、系統的開拓性工作,包括實驗條件開發、配方和工藝研究、應用基礎理論研究、工程化研究開發、標準和制劑檢測、技術推廣、人才培養、國際交流與合作等多方面,為中國農藥劑型的更新換代作出了開創性的貢獻,為21世紀中國農藥制劑產業的發展進入快車道夯實了基礎。

 

    中國農藥制劑工業迎著21世紀的曙光,劑型科技創新、更新換代的序幕徐徐拉開。

 

3  創新驅動——中國農藥制劑產業進入快速期

    21世紀以來,環境安全農藥新劑型在全行業推廣,中國農藥制劑進入快速發展期。

 

3.1  安全環保的新劑型技術迅速推廣和產業化

    在1999—2009年的10年中,懸浮劑、水分散粒劑、水乳劑、微乳劑、懸浮種子處理劑、懸乳劑、微囊懸浮劑等農藥新劑型產品在中國農藥行業先后產業化。新劑型制劑產品數量占全部農藥制劑產品的比例為:1998年2.6%、2005年10%、2008年17.2%。

 

    在2009—2019年的第2個10年中,中國農藥制劑行業的發展進入快車道。環境友好新劑型產品的占比為:2012年達到24.66%,截至2018年底已上升到45.68%(表1)。在此期間,全行業對乳油中輕芳烴等有毒有害溶劑系統實施嚴格的限量和技術改造,對粉體加工過程實施了自動化清潔生產改造,乳油、可濕性粉劑等老劑型產品的質量和安全性能大幅提升。中國已建立了嚴格的農藥標準系統,其中產品標準多采用國外標準的技術指標和檢測方法,尤其是通用方法幾乎全部等同或等效采用了國際標準。中國農藥制劑產業已全面與世界農藥接軌。這10年來,中國的農藥制劑產量已增長到250萬噸,成為百萬噸級的農藥制劑出口國。


表1  2012、2018年主要農藥產品劑型占比(%)

劑型

EC

WP

AS

SC

WG

ME

EW

SP

GR

SL

OD

SG

CS

2012占比

39.30

24.10

7.58

5.49

2.31

2.25

2.00

1.89

1.38

0.66

0.64

0.30

0.16

63.40

24.66

2018占比

26.10

19.10

9.30

14.00

5.90

3.20

3.40

1.80

2.20

0.90

3.40

0.92

0.66

45.20

45.68

注:此表按農藥產品登記數據統計,截至2012年底,登記產品數:26,218,其中制劑:23,284。截至2018年12月31日,登記產品總數:41,514,其中制劑:36,680。可溶性液劑:SL,油懸浮劑:OD,可溶粒劑:SG,微囊懸浮劑:CS

 

3.2  成為百萬噸級的農藥制劑出口大國

    目前,中國農藥制劑行業共有獲得產品登記證的制劑企業近2,040家,其中同時生產原藥的有691家。截至2018年12月31日,在41,514個登記產品中,計有制劑產品36,680個(含衛生用藥制劑2,404個),原藥3,834個。

 

    中國曾經長期農藥短缺,1990年,原藥產量僅為22.7萬噸,1998年達40.7萬噸。經過20多年的努力,現在的產量已遠超國內的需求量。2016年,中國農藥產量達到近十年來最大產量,為377.8萬噸;2018年,中國農藥產量為208.3萬噸,中國已成為全球最大的農藥原藥供應國(表2)。


表2  2008—2018年中國農藥產量

年份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數量(萬噸)

190.2

226.2

268.4

264.8

354.9

319.0

374.4

374.1

377.8

294.1

208.3

 

    中國的農藥制劑生產能力已達800萬噸/年。2011年以來,全國農藥制劑行業每年加工農藥原藥近50萬噸,制劑產品的年產量保持在230萬~250萬噸之間,其中150萬噸制成商品農藥用于國內市場,80萬~100萬噸農藥制劑用于出口(表3)。出口產品的目的地分別為亞洲、南美洲、北美洲、歐洲、非洲和大洋洲。

 

表3  近年來中國農藥制劑出口數量

年份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數量(萬噸)

75.48

85.68

99.27

102.49

96.38

87.93

96.13

 

3.3  產業化制造技術全面提升

    在1999年前,農藥加工長期處于離散型生產模式,作坊式制造,劑型以乳油、可濕性粉劑等為主。

 

    2000—2010年期間,伴隨著水乳劑、懸浮劑、水分散粒劑等環境友好農藥新劑型的推廣和普及,逐步開發和推廣流程型生產線,制劑產業化技術進步加快。

 

    2010年以來,制劑產業化水平的提升進入高潮期,至今方興未艾。

 

    伴隨著“農藥制劑工程技術”理念的提出和多項制劑加工示范工程的推廣,制劑行業掀起了產業化技術全面升級改造的熱潮。近10年來,中國農藥制劑生產技術水平在以下6個方面獲得了顯著提升。

 

3.3.1  EC、SL、EW、ME等劑型生產線實現了全流程技術升級

    摒棄了磅秤、高位槽等陳舊的進料系統,取消了勞動密集型的手工灌裝。簡化生產流程,使用計量模塊、積分式流量計等直接投料,生產線縱向布局并連接到自動或半自動包裝線。

 

3.3.2  SC、OD等劑型的連續化生產技術得到普及

    淘汰了球磨機、砂磨鍋等粗獷的濕磨裝備,設計和推廣了低溫連續化沙磨(硃磨)制劑生產線,匹配了相應的自動或半自動包裝線,普及了L形的生產線布局。

 

3.3.3  WP等粉體制劑實施了清潔化生產新流程

    革除了雷蒙機等粉碎系統和原始的手工包裝,普及了氣流粉碎制粉體制劑的連續化生產流程和除塵系統,配套了粉體自動包裝線或手動包裝機械。

 

3.3.4  WG制劑生產線

    開發和新建了多套擠壓法連續化制WG生產線。針對農藥類別單一、產量較大的WG生產,開發投產了一批粉碎、制粒、干燥、包裝等多個工段的全流程連續化生產線。

 

3.3.5  建成一批新劑型、新工藝的生產線

    主要有界面聚合或原位聚合制CS生產線、噴霧干燥制WG生產線、WG(泡騰制劑)生產線、GR(飄浮大粒劑)制粒-包裝連續化生產線、噴霧干燥-沸騰床造粒全流程智能操作制WG(或SG)生產線。

 

3.3.6  觀點得到體現和實施

    以安全和清潔生產為主線科學設計制劑工廠和車間布局的觀點,農藥制劑生產需要在工程技術水平上大幅度提升的觀點,生產管理中重視交叉污染防范的觀點等,已在多家制劑企業中得到體現和實施。

 

    現在,中國已有一批制劑工廠及生產線能與發達國家的同行相媲美。

 

3.4  走出了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農藥制劑產業發展之路

    70年來,尤其是21世紀以來,中國農藥制劑行業從中國的國情出發,把建成世界農藥制造強國的目標不斷地與中國的社會、經濟和農業現代化發展程度緊密結合,走出了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農藥制劑產業發展之路。

 

3.4.1  以持續提高制劑的防治效果為發展主線,實現了國內農藥使用量的零增長

    數十年來,為保證農業生產的需要,伴隨著高效、低毒、低殘留新農藥的多次更新換代,面臨著防治面由病蟲害為主擴大到病蟲草鼠害綜合防治的需求,中國農藥制劑行業與原藥生產相匹配,以增效、精準和安全用藥為目標不斷開發新的制劑產品,使得近10年來,中國國內對商品農藥的需求總量保持在基本穩定的水平上。尤其是2015年農業部提出了農藥使用量零增長行動方案以來,中國農藥制劑行業進一步加速高效低風險農藥制劑的研發,近3年來制劑技術水平進一步提高,用藥量不斷降低。

 

3.4.2  以綠色防控為目標,不斷提升制劑產品的安全水平

    農藥的安全是社會最關心、政府最重視的問題之一。隨著時代的發展,中國對農藥產品安全性的要求已上升到農藥產品需要對作物、人畜、環境、生態和農產品都安全。中國農藥制劑行業正是朝著這一方向快速發展著。在2013—2018年每年新農藥登記中,微毒/低毒農藥數量占本年度新農藥登記數量比的年平均值為96.4%。截至2013年,在中國累計有效登記的農藥產品中,屬低/微毒的占78.3%。截至2017年底,這一比例上升到83.1%。2013年起,中國農藥制劑行業按照HG/T 4576—2013《農藥乳油中有害溶劑限量標準》的要求,通過技術改造普遍提升了農藥乳油的安全性能。許多企業已提前做好技術準備,按已公布的農藥助劑禁限用名單(征求稿意見),迎接政府新的農藥助劑監管要求。2017年新修訂的《農藥管理條例》正式頒布實施以來,中國加快了對高毒農藥的淘汰。在新修訂的“農藥登記資料要求”中全方位對農藥安全性提升了申報資料的技術要求,中國已成為農藥準入安全性技術要求最嚴厲的國家之一。中國農藥制劑行業已認識到,農藥安全性要求的內涵是與時俱進的這一規律,正在變壓力為動力、變被動為主動,矢志不渝地以綠色防控為目標奮勇前進。

 

3.4.3  科技先導,創新驅動,加速發展

    多年來,中國農藥制劑行業不斷融入新技術、新材料、新裝備,實施創新驅動,加速發展。面臨粉體和乳油劑型長期占75%以上的落后局面,在以往對環境友好一系列農藥新劑型研發取得系統成果的基礎上,21世紀以來中國農藥制劑行業快速實現了產業化。尤其是近10年來,制劑行業從業外大規模引入了均質、砂磨、沸騰床粉碎、激光粒度分析、流變性測定、紅外快速水分測定等方面的上百種現代化裝備、儀器及多個系列的新助劑、新材料,開展組合創新。在環境友好農藥新劑型、新制劑全行業產業化推廣的同時實施了制劑生產的連續化、自動化技術改造。現在中國農藥加工業從劑型種類到制劑生產的技術水平都與世界水平接軌了。中國農藥工業協會從2008年起,每兩年舉辦一屆的“環境友好農藥制劑加工技術及生產設備研討會”為業內提供了一個定期交流的平臺,近千名業內外技術人員與會就農藥制劑的發展開展交流,為下一周期的發展起到了重要的導向作用。30多年前,中國農藥制劑的研發人員不足100人,現分布在農藥企業、助劑企業、研究院所和高校等不同規模的制劑研發機構已有上千家,研發人員近5,000人。在中國的農藥科技領域,農藥制劑研發已成最熱門的專業之一。

 

4  展望

    21世紀的歷史車輪加速了社會文明的進步。時代對農藥不斷賦予新的安全、綠色、高效要求,已成為農藥制劑產業發展的導向;創新驅動,是今后農藥制劑工業發展永恒的動力。歷經70年崢嶸歲月的中國農藥制劑產業,將會走向更加輝煌的未來。

 

    展望未來,中國農藥制劑產業發展正面臨著從未有過的廣闊空間。伴隨著農藥使用安全、減量要求的不斷提升,從田頭到餐桌食品安全監管體系的完善,農藥制劑的發展面臨新的機遇。新一代藥物傳導技術的研發將被加速推進,低風險、高藥效、帶有各種精準施藥功效的制劑產品的研發和產業化將會成為農藥制劑產業發展的主流。農藥的利用率將顯著提高,農藥制劑產品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將普遍提升。

 

    新的植保技術和施藥機械的普及,與之匹配的“中國式”飛防用制劑、芽期封閉除草劑、水田用飄浮粒劑、新型種子處理劑、低VOC的各種液體制劑、控制釋放劑等將成為大噸位的制劑產品。

微囊及按需釋放控制、噴施藥液防飄移、納米材料制劑、載體水面飄浮和藥物擴散、滲透膜藥物傳導、種子丸粒化、藥液耐鹽等專用技術的研究成為熱點,并加速成果轉化。

 

    各種特色小宗作物用安全環保藥劑的開發和產業化將產生更為顯著的效益。

 

    衛生用藥,森林、綠化和園林保護,工業防霉,魚牧業殺寄生蟲等方面的用藥將會突破15%~20%的市場份額,相關的安全、環保制劑產品的開發必將會成為制劑發展的第二戰場。

 

    生物農藥制劑是優先發展的綠色農藥品種,是未來制劑產品開發的新領域。優化微生物休眠環境、延長制劑貨架壽命,增強微生物萌發和定植能力,提高藥效等核心技術將成為攻關的熱點,并推進微生物農藥產品的發展。

 

    隨著制劑制造科技進步的加速,科學和經濟規律將引導中國農藥加工業務布局的調整,主要表現在:

 

    (1)委托加工業務的興起。

 

    (2)制劑加工中心的形成和壯大。

 

    (3)專利技術、專有技術的有償轉讓。

 

    (4)優勝劣汰,企業兼并重組。

 

    中國農藥制劑行業直面國內市場,在“做精、做新、做強”的基礎上,將更有實力和優勢進入國際市場,成為農藥制劑的出口大國。

 

    融入人工智能,加速關鍵技術的產業化開發,打造制劑制造強國,是中國農藥制劑今后發展的目標。目前,人工智能正在加速融入到中國農藥制劑的生產過程,進而將通過大數據和高通量平臺的應用融入到制劑配方和工藝研究等多個領域。全球新一輪工業革命已經到來,中國農藥制劑行業決心抓住機遇,為建成農藥產品制造強國加速前進!     (來源:《中國農藥》2019年第8期) 

 

農藥快訊, 2019 (18): 8-13.

tag: 農藥制劑  劑型  產量  包裝  加工裝備  

最近文章:
本文鏈接:http://www.lrateed.com.cn/news_detail_12611.html
蘇ICP備10201623號-1 工信部網站 江蘇省農藥研究所股份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5 農藥快訊信息網
開戶行:中國銀行南京新港支行 帳號:488 466 545 445 收款單位:江蘇省農藥研究所股份有限公司
聯系電話:025-86581148 傳真:025-86581147 E-mail:[email protected] 郵政編碼:210046 地址: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恒競路31-1號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